當前位置:首頁 » 便宜好貨 » 往日不再塔克為什麼對莉莎不好

往日不再塔克為什麼對莉莎不好

發布時間: 2022-06-23 21:10:24

Ⅰ 往日不再泰勒為什麼殺醫生

泰勒是一個癮君子,毒癮發作想偷葯物,然後被醫生發現了,結果殺了醫生。

《往日不再(Days Gone)》是一款由SCE發行,Bend Studio製作的開放世界動作冒險游戲。

《往日不再》是由索尼Bend工作室開發的一款第三人稱動作冒險游戲。本作的故事設定在世界暴發大規模病毒感染的兩年後,主角要在社會秩序崩塌的美國求生。一方面,我們要面對狂暴的受感染者和各種生物,比如此前演示中出現的熊;另一方面又要小心倖存人類的爾虞我詐。

角色設定:

迪肯·聖約翰:英文名:Deacon St.John,游戲主角,昵稱小迪,美國俄勒岡摩托車黨兄弟會成員,他駕駛自己的摩托在末世之地上求生。迪肯偶然得知妻子的下落,堅信妻子並未死亡,毅然決然地踏上這段坎坷的尋妻之路。

莎拉·艾琳·惠特克:英文名:Sarah Irene Whitaker,迪肯的妻子,來自西雅圖,是一名有著生物化學學位的植物學家,任職Cloverdale Research的研究員,在俄勒岡州的鄉村小道上,與小迪邂逅。


Ⅱ 往日不再為什麼打不開全地圖

因為往日不再游戲全地圖默認開啟鍵是m鍵打開,熱鍵設置錯誤會導致按m鍵打不開全地圖,游戲初期全地圖是處於迷霧狀態,可以清除埋伏營地或駕駛機車跑圖來消除這些霧氣。

Ⅲ 《往日不再》4個結局解析是什麼

游戲共有四條劇情線,每一條分別對應一個結局npc,就對應一個結局。

打通劇情線後自然會獲得這個劇情的結局,不需要達成其他任何條件。劇情線分別是我會保護你,追蹤Nero,不光彩的事,絕不放棄。最後對應的npc分別是歐布萊恩,麥克,戒指,莉莎。

只有最完美的結局是最後一戰之前刷滿溫泉區和科普蘭營地的好感,最後他們會加入和小迪一起攻打上校,其餘四個結局通關後就有。游戲中並未出現難以打出的隱藏結局,小夥伴們可以放心推進劇情。

背景故事

全球瘟疫爆發,主角迪克和死黨「酒鬼」一起把重傷的妻子莎拉送上了軍方機構NERO的救援直升飛機,而他們身後的城市早已是一片被「變異」的人類暴徒毀於一旦的人間地獄,直升飛機容不下3人的重量,於是迪克把隨身戒指送給了莎拉,約下了一定要再會的諾言,留下來和負傷了的「酒鬼」共赴生死。

兩年後的迪克和酒鬼早已適應了荒涼末世的生存之道,除了少量的聚落和庇護所,外部的世界已經被屍海佔領,而僅存的人類可能比被本能驅動的喪屍更加的可怕。在這個世界裡,迪克和酒鬼選擇不相信任何人,他們建立了自己的根據地,在整裝完畢後准備北上回到自己的故鄉。

Ⅳ 漫步雲端劇情簡介

《漫步雲端》第1集 在一棟豪華別墅門前,朋達走下了車,他的母親熱烈地歡迎了他。朋達向他媽媽介紹了他的妻子瓊玉,但他的媽媽明顯並不喜歡,還責怪他不該私自定下終身大事。莉莎的爸爸要去曼谷討債,他來到朋達的家中,但朋達的母親對他並不友好,還言語諷刺。偉先生的法律代表和艾夫人談20年前的合約,但艾夫人並不承認。偉先生的律師再度聲明,如果她不償還,她兒子就得娶偉先生的女兒,艾夫人更是不同意。
《漫步雲端》第2集 安男詢問偉先生他想要舉辦什麼樣的婚禮,偉先生說只要把他女兒當成他們家的一員就夠了。他還征詢朋達的意見,朋達說都可以。艾夫人在一旁聽著,怒氣沖沖地沖出去質問偉先生。她還說只需要辦個小婚禮進行,偉先生竟然答應了。偉先生還送給艾夫人一罐蝦醬,還對其言語諷刺一番。偉先生要走之前,和朋達說了很多心裡話。
《漫步雲端》第3集 莉莎被人反鎖在屋中。她大呼救命,可惜小潔怎麼弄都沒有把門弄開。那條毒蛇漸漸接近了莉莎。她很害怕,朋達趕到救了她。艾夫人責怪朋達不該那麼關心莉莎,但朋達說應該照顧好她。小潔勸莉莎冷靜一點,讓她不要意氣用事。艾夫人說已經給莉莎安排好了一切,朋達不應該再質問她。
《漫步雲端》第4集 瓊玉傷心地質問朋達,朋達覺得她的表現很奇怪。瓊玉甚至想要朋達取消婚禮。瓊玉的媽媽打電話給她,要她千萬不要做傻事,她還說他們需要趕快拿到項鏈來贖回房子。瓊玉打完電話更傷心了,朋達為了安慰她而抱住了她。亞林接到婚禮策劃公司的電話,朋達才意識到自己忘了這事了。
《漫步雲端》第5集 朋達在結婚協議上面簽字,這讓莉莎感到不理解。朋達說出了自己的理由,告訴了莉莎。朋達的前妻瓊玉在家中獨自喝悶酒。新婚之夜朋達還要到[1]公司加班,莉莎表示理解。在朋達和瓊玉在溫存之際,前妻打來電話。喜歡莉莎的沙彌回到父親的住處,向父親訴苦。並想把莉莎接回來,聽到父親說出了莉莎結婚的消息,非常崩潰。
漫步雲端第6集 沙彌來到莉莎的家中向朋達挑釁,艾朋達的母親則在沙彌走之後對莉莎冷嘲熱諷。沙彌羞辱之後決定反擊,用他最擅長的歌聲向莉莎傾訴。沙彌和艾朋達的母親針鋒相對,言語中刺激了莉莎。家裡面的用人在日常生活中發生了爭執,而主人則變相吧責備轉嫁給了莉莎。
漫步雲端第7集 在海灘,正當朋達准備親吻莉莎的時候,突然想起了酒醉中的前妻呼喚自己的名字。察覺到朋達情感紛擾的莉莎異常悲傷。瓊玉的經濟問題被債主追債,自己心愛的車子被拖走。為了價值連城的項鏈,艾媽媽私自翻動了莉莎的行李。沙彌不滿朋達母親的做法,前來阻止。兒時的回憶讓他們的分歧漸漸淡化。
漫步雲端第8集 莉莎小姐在朋達家,有人打來電話,她接起後發現是瓊玉打來的,她還故意說讓朋達去她家吃飯,莉莎小姐十分生氣。她氣得發抖,傭人一直安慰她。晚上朋達回到家就去看望莉莎,莉莎詢問他晚餐是和誰一起吃的,朋達覺得很奇怪。瓊玉決定派個人去對付莉莎,和她媽媽和哥哥一起商量對策,最終瓊玉的哥哥被派去。
漫步雲端第9集 朋達在公司看資料,電話響了好幾次,他也不接。朋達發現生意夥伴的物料有問題,他決定親自去找他們。瓊玉不停地打電話朋達都不接,她十分生氣。朋達和生意夥伴的談判不是很愉快,雙方僵持不下。晚上,朋達來到瓊玉家,但被生氣的她拒絕,讓他回家。莉莎在家上網,在網上看到了很多朋達和瓊玉的親熱照片,她心裡十分生氣。
漫步雲端第10集 莉莎帶著她的朋友們去她的農場玩,大家都很開心。瓊玉拖著行李箱來到了朋達家,但朋達對她的態度有點冷淡。瓊玉和艾夫人在一起聊天,艾夫人說莎莉還會回來,但瓊玉說就算她回來,她只能是情婦的身份。亞林騎馬時不小心摔傷了,莉莎覺得很自責,還幫他處理傷口。但亞林毫不在意,他看到莉莎笑就覺得很開心。
漫步雲端第11集 莉莎要過生日了,偉先生打電話給小潔,說他不能參加她的生日派對了,其實他正忍受著巨大的身體痛苦。小冰在莉莎的房間里偷偷用她的化妝品,朋達看到後十分生氣,讓她以後不要再碰莉莎的東西。朋達看到莉莎房裡的玩偶,心裡有些想念她,還回想起以前的許多回憶。晚上,朋達安排人在莉莎生日時放煙火,莉莎很開心。
漫步雲端第12集 莉莎竟然站了起來,原來她的腿早就好了,但是她爸爸讓她在艾家人面前還是要保持殘障的身份,婦女倆還推心置腹地聊了很多話。朋達去寺廟里修行,有電話打開,僧人讓他不要讓瑣事打擾他。莉莎和小潔要去韓國,小潔興奮地拿來許多韓式衣服給莉莎看。亞林回來見莉莎,莉莎一直以為生日那晚的煙火是亞林安排的,但亞林否認了。
漫步雲端第13集 艾夫人讓安男幫她抓雞,因為項鏈被掛在那隻雞的脖子上了。結果兩人忙碌了半天,弄得狼狽不堪,可惜那個項鏈還是假的,艾夫人很生氣,跑去找偉先生理論。偉先生看到他們之後先是嘲笑了一番,面對艾夫人的質問他也是微笑面對。艾夫人追著偉先生就打,安男突然昏倒了。等他醒來時,莉莎也在旁邊了。艾夫人也說來這里是要接莉莎去她家,但要偉先生必須履行約定。
漫步雲端第14集 沙彌邊演唱邊流淚,最終中斷了演出。莉莎和朋達在草地上觀星。朋達問莉莎回農場生活的情況,假裝自己已經很久沒去過農場,害怕惹莉莎生氣。莉莎告訴他,自己已經知道是朋達生日時送來了生日蛋糕,還雇請工人放煙火,這讓朋達有些意外。
漫步雲端第15集 莉莎醒來,以為身邊的是朋達,沒想到是亞林陪在她身邊。亞林喂水果給莉莎吃的時候,被莉莎看到他手上切水果時留下的刀傷。莉莎關切地查看他傷口的時候,這一幕被沙彌撞見,沙彌很是吃醋。病房外,亞林和沙彌打起了嘴仗。
漫步雲端第16集 朋達的母親諷刺莉莎,說她已經有沙彌,而自己的兒子朋達也有了瓊玉,以後各走各的路。這讓莉莎很是傷心。莉莎吃了退燒葯睡下,朋達到房間看望。朋達看到莉莎手臂上的創口貼,回憶起二人小時候的點點滴滴。朋達離開房間後,莉莎坐起身,原來她根本沒有睡著,剛才的一切她都感受在心。
漫步雲端第17集 朋達母親打了小潔,並讓小冰把莉莎和小潔的衣服都拿出來,要把她們都趕到大街上去。莉莎抱著舅舅委屈地哭了。警察局裡,亞林告訴朋達,長才剛才謊稱朋達要約莉莎,把莉莎接走,結果到了旅館要侵犯莉莎,還好小潔即使趕到,才救了莉莎。
漫步雲端第18集 有人邀請朋達及其夫人參加時尚服裝秀,朋達母親讓瓊玉作為自家兒媳婦參加,並拿給她首飾佩戴。試戴首飾的時候,瓊玉提到鑽石項鏈的事,朋達母親很是尷尬。在瓊玉的挑唆下,朋達母親讓瓊玉對朋達保密,決定自己要回項鏈。
漫步雲端第19集 瓊玉以朋達妻子的身份向宴會的來賓介紹自己,這一幕讓莉莎看到。莉莎的父親告訴女兒,她才是朋達的合法妻子,有權利住在艾家,不能讓瓊玉得逞,不可以認輸,霸佔了自己的位置。父親的話一直環繞在莉莎的耳邊。
漫步雲端第20集 朋達被老闆放了一周的假。他告訴亞林,老闆對自己說,如果喜歡誰,就要好好去愛,要是做不到就放她走,要放她走才能遇到更好的。而亞林提醒他,到底要放哪一個走。莉莎回到艾家,卻碰到瓊玉在擺放和朋達的結婚照。
漫步雲端第21集 家人又是給彭拓揉腳按摩,又是拿鞋子,這讓瓊玉很是看不過。朋達和莉莎帶著貓去看病,獸醫給了二人一張畫貓活動的邀請卡,讓二人帶著貓去多認識一些朋友。二人和小銀兒共同創作的畫,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認可。朋達帶莉莎去見自己的上司,被瓊玉的朋友撞見,並拍下了照片告知了瓊玉。
漫步雲端第22集 瓊玉和朋達的母親為假懷孕的騙局成功而欣喜,並合計著要盡快把莉莎從艾家趕出去。莉莎讓小潔去請安男舅舅來幫忙,沒想到朋達自己進來了。他答應莉莎自己還會像以前一樣照顧莉莎的。朋達推著莉莎正要去奉獻,瓊玉卻故意趕來,並假裝懷孕頭暈。
漫步雲端第23集 莉莎吹起了沙彌給她寫的歌,朋達邀請莉莎去小漁村吃海鮮。小潔幫莉莎挑選衣服,並提醒莉莎不要對瓊玉放鬆警惕。瓊玉去找彭拓,質問他自己要怎麼做才能不趕走自己的家人。朋達看著打扮漂亮的莉莎,一下子失了神。
漫步雲端第24集 朋達聞到莉莎身上的酒味,很是不悅,提醒莉莎她是女生,要多注意一點。莉莎質問朋達,難道他不相信她嗎。瓊玉和小冰看到朋達失落地拿著畫走出莉莎的房間,竊喜二人吵架,計劃成功。早上莉莎沒有去拜拜,朋達想上樓查看莉莎的情況,卻被瓊玉阻攔。 漫步雲端第25集 莉莎的父親阿偉到艾家,朋達母親要拉莉莎和朋達去離婚,並告訴她,昨晚長才帶她去了汽車旅館還強暴了她。一瞬間莉莎崩潰了。這是瓊玉一家也來到艾家,長才向莉莎求婚,莉莎哭暈了過去。亞林帶著警察和記者來到艾家,長才見狀十分慌張,把自己並沒有侵犯莉莎的實情都講了出來。
漫步雲端第26集 瓊玉主動找到彭拓請他保哥哥長才出獄。朋達母親抱怨莉莎給家裡惹來麻煩,這一切都被莉莎聽在耳朵里。朋達找到在花園中哭泣的莉莎,並讓小潔准備好行李,他要帶莉莎去旅行。瓊玉到艾家找朋達,發現朋達人不在,碰到莉莎的父親阿偉送兒童玩具到艾家。 漫步雲端第27集 小潔打電話聯絡不到朋達,很是著急,卻看到朋達和瓊玉在一起。莉莎在海邊哭泣,亞林拿出手絹為她擦眼淚。朋達想要打電話給莉莎,回到曼谷的莉莎掛斷了朋達的電話。小銀兒跑去瓊玉的房間,小冰拿著撣子去驅趕,小銀兒弄翻了瓊玉的包,包中的衛生棉掉出來,引起了莉莎的懷疑。
漫步雲端第28集 眾人哭泣著把小銀兒埋葬。安男告訴朋達,因為小銀兒弄翻了瓊玉的包,所以他們在瓊玉的包里發現了衛生棉。這時又湊巧有隻狗跑進來。事情不可能那麼巧。沙彌建議莉莎回去報復艾家人,而亞林卻勸說莉莎還是要離開艾家,重新開始人生。於是這樣的選擇就留給莉莎自己去思考。
漫步雲端第29集 朋達把公司的資料丟給莉莎看,莉莎說自己不喜歡於是躲回了房間。瓊玉找安男舅舅要朋達留給他的公寓鑰匙,安男不給,並批評瓊玉對長輩大呼小叫,是個會干擾到男人做事的女人。瓊玉抱怨朋達花心,而舅舅還要站在他那一邊。
漫步雲端第30集 莉莎和小潔再次回到艾家。小冰把小潔給莉莎准備的飯菜都倒掉了,小潔壓住火氣沒有打人。餐桌上,瓊玉和朋達的母親對莉莎冷言冷語,瓊玉裝吐,引來朋達關心,並把她抱到樓上。而莉莎和小潔以牙還牙,打碎花瓶,引來朋達的注意。
漫步雲端第31集 朋達對亞林說,當自己得知瓊玉沒有懷孕的時候非常高興,但是之後又悲傷起來,他要對瓊玉負責,希望亞林能照顧好莉莎。而莉莎告訴亞林,這次她是為了報復瓊玉才回到艾家,沒想到瓊玉真的懷孕了,她不希望看到孩子因為自己的行為而出事,現在不知如何是好。 漫步雲端第32集 沙彌開車帶著莉莎離開,亞林和朋達到處尋找未果。瓊玉一家人和朋達母親慶祝瓊玉再次回到艾家,朋達和安男看到這一情景十分生氣。朋達收拾行李准備離開家到公司的公寓去住。沙彌帶莉莎回到農場,莉莎騎上久違的靛藍在林間馳騁。

Ⅳ 往日不再4個結局解析

往日不再有四條劇情線,每一條分別對應一個結局npc,就對應一個結局。劇情線分別是我會保護你,追蹤Nero,不光彩的事,絕不放棄。最後對應的npc分別是歐布萊恩,麥克,戒指,莉莎

往日不再結局彩蛋是通關後做幾個任務後會有歐布萊恩和你聯系,讓主角去墓地見他。結果他拿下防毒面具後發現已經被感染,但是自身意識和智商並沒有失去,而且他的行動能力大增,能直接跳上起飛的直升機。

歐布萊恩已經被感染了,但是思維和行為還正常,專門提醒主角要小心。未來再碰到的變異者可能就是擁有人類智慧和變異體魄的超級變種人了。

結局就是說病毒在進化,進化後的病毒增強了神經系統和淋巴系統控制能力,不再像原型病毒破壞神經系統和記憶。

野外能聽見喪屍發出簡單單詞就是破壞了記憶的證明。變異者不再是變異者,屍潮會更加智慧。

而nero高層早就知道病毒會進化,只是沒想到這么迅速,nero高層研究病毒的初衷就是增強人類體質,現在病毒已經進到智慧階段,nero高層並不打算阻止,也沒人能夠阻止了。這可能也是為二代劇情埋下的伏筆。

Ⅵ 往日不再戰利品給誰

往日不再戰利品前期建議給柯普蘭升級摩托車。
後期這些獎勵都無所謂了,缺哪個聲望給哪個就行,不管給哪邊都會跳獎杯,想做全成就的可以用sl大法。
塔克,大量塔克營地聲望獎勵。解鎖新武器SAP9。
柯普蘭,大量柯普蘭營地聲望獎勵,解鎖修理破爛機車的功能。

Ⅶ 往日不再4個結局解析是什麼

往日不再4個結局解析內容如下

1、游戲共有四條劇情線,每一條分別對應一個結局npc,就對應一個結局。

2、打通劇情線後自然會獲得這個劇情的結局,不需要達成其他任何條件。

3、劇情線分別是我會保護你,追蹤Nero,不光彩的事,絕不放棄。

4、最後對應的npc分別是歐布萊恩,麥克,戒指,莉莎。



往日不再介紹

《往日不再(DaysGone)》是一款由SCE發行,BendStudio製作的開放世界動作冒險游戲。索尼互動娛樂全球工作室總裁吉田修平表示游戲將在2018年內發售。

只有最完美的結局是最後一戰之前刷滿溫泉區和科普蘭營地的好感,最後他們會加入和小迪一起攻打上校,其餘四個結局通關後就有。

Ⅷ 關於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問題

你所說的內容在第五章最後和第六章開始,在這里粘貼不下全部內容,下面是一部分:

緊挨著路邊有一座難看的房子,牆皮已經剝落,像長滿疥癬一樣。公路拐過這所房子,分成了兩股岔道。
公路十字路口上有一個廢棄的售貨亭,門板已經毀壞,「出售礦泉水」的招牌倒掛著。就在這個破售貨亭旁邊,維克托正在同莉莎告別。
他久久握著莉莎的手,情意纏綿地看著她的眼睛,問:「您來嗎?您不會騙我吧?」
莉莎賣弄風情地回答:「來,我一定來。您等我好了。」
臨別的時候,莉莎那雙懶洋洋的脈脈含情的棕色眼睛又對他微笑了一下。
莉莎剛走出十來步,就看見兩個人從拐角後面走出來,上了大路。走在前面的是一個矮壯的、寬肩膀的工人,他敞著上衣,露出裡面的水手衫,黑色的帽子低低地壓住前額,一隻眼睛又青又腫。
這個工人穿著一雙短筒黃皮靴,腿略微有點彎屈,堅定地朝前走著。
在他後面約三步遠,是一個穿灰軍裝的佩特留拉匪兵,腰帶上掛著兩盒子彈,刺刀尖幾乎抵著前面那個人的後背。
毛茸茸的皮帽下面,一雙眯縫著的眼睛警惕地盯著被捕者的後腦勺。他那給馬合煙熏黃了的鬍子朝兩邊翹著。
莉莎稍微放慢了腳步,走到公路的另一邊。這時,保爾在她的後面也走上了公路。
當他向右轉,往家走的時候,也發現了這兩個人。
他馬上認出了走在前面的是朱赫來。他的兩只腳像在地上生了根一樣,再也挪不動了。
「怪不得他沒回家呢!」
朱赫來越走越近了。保爾的心猛烈地跳動著。各種想法一個接一個地湧上心頭,簡直理不出個頭緒來。時間太緊迫了,一時拿不定主意。只有一點是清楚的:朱赫來這下子完了!
他瞧著他們走過來,心裡亂騰騰的,不知道怎樣辦才好。
「怎麼辦?」
在最後一分鍾,他才驟然想起口袋裡的手槍。等他們走過去,朝這個端槍的傢伙背後放一槍,朱赫來就能得救。一瞬間作出了這樣的決定之後,他的思緒立即變得清晰了。他緊緊地咬著牙,咬得生疼。就在昨天,朱赫來還對他說過:「干這種事,需要的是勇敢堅強的階級弟兄……」
保爾迅速朝後面瞥了一眼。通往城裡的大路上空盪盪的,連個人影也沒有。前面的路上,有一個穿春季短大衣的女人急急忙忙地走著。她不會礙事的。十字路口另一側路上的情況,他看不見。只是在遠處通向車站的路上有幾個人影。
保爾走到公路邊上。當他們相距只有幾步遠的時候,朱赫來也看見了保爾。
朱赫來用那隻好眼睛看了看他,兩道濃眉微微一顫,他認出了保爾,感到很意外,一下子愣住了。於是刺刀尖立刻杵著了他的後背。
「喂,快走,再磨蹭我就給你兩槍托!」押送兵用刺耳的假嗓子尖聲吆喝著。
朱赫來加快了腳步。他很想對保爾說幾句話,但是忍住了,只是揮了揮手,像打招呼似的。
保爾怕引起黃鬍子匪兵的疑心,趕緊背過身,讓朱赫來走過去,好像他對這兩個人毫不在意似的。
正在這時,他的腦子里突然又鑽出一個令人不安的想法:「要是我這一槍打偏了,子彈說不定會打中朱赫來……」
那個佩特留拉匪兵已經走到他身旁了,事到臨頭,難道還能多想嗎?
接下來發生的事是這樣:當黃鬍子押送兵走到保爾跟前的時候,保爾猛然向他撲去,抓住他的步槍,狠命向下壓。
刺刀啪嗒一聲碰在石頭路面上。
佩特留拉匪兵沒有想到會有人襲擊,愣了一下。他立刻盡全力往回奪槍。保爾把整個身子的重量都壓在槍上,死也不鬆手。突然一聲槍響,子彈打在石頭上,蹦起來,落到路旁的壕溝里去了。
朱赫來聽到槍聲,往旁邊一閃,回過頭來,看見押送兵正狂怒地從保爾手裡往回奪槍。那傢伙轉著槍身,扭絞著少年的雙手。但是保爾還是緊緊抓住不放。押送兵簡直氣瘋了,猛一使勁,把保爾摔倒在地。就是這樣,槍還是沒有奪走。保爾摔倒的時候,就勢把那個押送兵也拖倒了。在這樣的關頭,簡直沒有什麼力量能叫保爾撒開手裡的武器。
朱赫來兩個箭步,躥到他們跟前,他掄起拳頭,朝押送兵的頭上打去。緊接著,那個傢伙的臉上又挨了兩下鉛一樣沉重的打擊。他鬆手放開躺在地上的保爾,像一隻裝滿糧食的口袋,滾進了壕溝。
還是那雙強有力的手,把保爾從地上扶了起來。
維克托已經從十字路口走出了一百多步。他一邊走,一邊用口哨輕聲吹著《美人的心朝三暮四》。他仍然在回味剛才同莉莎見面的情景,她還答應明天到那座廢棄的磚廠里去會面,他不禁飄飄然起來。
在追逐女性的中學生中間有一種傳言,說莉莎是一個在談情說愛問題上滿不在乎的姑娘。
厚顏無恥而又驕傲自負的謝苗•扎利瓦諾夫有一次就告訴過維克托,說他已經佔有了莉莎。維克托並不完全相信這傢伙的話,但是,莉莎畢竟是一個有魅力的尤物,所以,他決意明天證實一下,謝苗講的話是不是真的。
「只要她一來,我就單刀直入。她不是不在乎人家吻她嗎?要是謝苗這小子沒撒謊……」他的思路突然給打斷了。迎面過來兩個佩特留拉匪兵,維克托閃在一旁給他們讓路。一個匪兵騎著一匹禿尾巴馬,手裡晃盪著帆布水桶,看樣子是去飲馬。另一個匪兵穿著一件緊腰長外套和一條肥大的藍褲子,一隻手拉著騎馬人的褲腿,興致勃勃地講著什麼。
維克托讓這兩個人過去以後,正要繼續往前走,公路上突然響了一槍。他停住了腳步,回頭一看,騎馬的士兵一抖韁繩,朝槍響的地方馳去。另一個提著馬刀,跟在後面跑。
維克托也跟著他們跑過去。當他快跑到公路的時候,又聽到一聲槍響。騎馬的士兵驚慌地從拐角後面沖出來,差點撞在維克託身上。他又用腳踢,又用帆布水桶打,催著馬快跑。跑到第一所士兵的住房,一進大門,就朝院子里的人大喊:「弟兄們,快拿槍,咱們的人給打死了!」
立刻有幾個人一邊扳動槍機,一邊從院子里沖出來。
他們把維克托抓住了。
公路上已經捉來了好幾個人。其中有維克托和莉莎。莉莎是作為見證人被扣留的。
當朱赫來和保爾從莉莎身旁跑過去的時候,她大吃一驚,獃獃地站住了。她認出襲擊押送兵的竟是前些日子冬妮亞打算向她介紹的那個少年。
他們兩人相繼翻過了一家院子的柵欄。正在這個時候,一個騎兵沖上了公路,他發現了拿著步槍逃跑的朱赫來和掙扎著要從地上爬起來的押送兵,就立即驅馬向柵欄這邊撲來。
朱赫來回身朝他放了一槍,嚇得他掉頭就跑。
押送兵吃力地抖動著被打破的嘴唇,把剛才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你這個笨蛋,讓犯人從眼皮底下跑了!這回不打你屁股才怪,少不了二十五通條。」
押送兵惡狠狠地頂了他一句:「我看就你聰明!從眼皮底下跑了,是我放的嗎?誰知道哪兒蹦出來那麼一個狗崽子,像瘋了一樣撲到我的身上?」
莉莎也受到了盤問。她講的和押送兵一樣,只是沒有說她認識襲擊押送兵的那個少年。抓來的人都被帶到了警備司令部。
直到晚上,警備司令才下令釋放他們。
警備司令甚至要親自送莉莎回家,但是她謝絕了。他酒氣熏人,要送她回家,顯然是不懷好意的。
後來由維克托陪她回家去。
從這里到火車站有很長一段路。維克托挽著莉莎的手,心裡為這件偶然發生的事情感到樂滋滋的。
快要到家的時候,莉莎問他:「您知道救走犯人的是誰嗎?」
「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呢?」
「您還記得那天晚上冬妮亞要給咱們介紹的那個小夥子嗎?」
維克托停住了腳步。
「您說的是保爾•柯察金?」他驚奇地問。
「是的,他好像是姓柯察金。您還記得嗎,那天他多麼古怪,轉身就走了?沒錯,就是他。」
維克托站在那裡呆住了。
「您沒認錯人吧?」他又問莉莎。
「不會錯的。他的相貌我記得很清楚。」
「那您怎麼不向警備司令告發呢?」
莉莎氣憤地說:「您以為我能幹出這種卑鄙的事情來嗎?」
「怎麼是卑鄙呢?告發一個襲擊押送兵的人,您認為就是卑鄙?」
「那麼照您說倒是高尚的了?您把他們乾的那些事都忘記了?您難道不知道學校里有多少猶太孤兒?您還讓我去告發柯察金?謝謝您,我可真沒想到。」
維克托想不到她會這樣回答。他並不打算同莉莎爭吵,所以就盡量把話題岔開。
「您別生氣,莉莎,我是說著玩的。我不知道您竟會這樣認真。」
「您這個玩笑開得可不怎麼好。」莉莎冷冷地說。
在莉莎家門口分手的時候,維克托問:「莉莎,您明天來嗎?
他得到的是一句模稜兩可的回答:「再說吧。」
在回城的路上,維克托心裡思量著:「好嘛,小姐,您盡可以認為這是卑鄙的,我可有我的看法。當然嘍,誰放跑了誰,跟我都不相干。」
他,列辛斯基,一個波蘭的世襲貴族,對沖突的雙方都十分厭惡。反正波蘭軍隊很快就要開來。到了那個時候,一定會建立一個真正的政權——正牌的波蘭貴族政權,眼下,既然有幹掉柯察金這個壞蛋的好機會,當然也不必錯過。他們會馬上把他的腦袋揪下來的。
維克托一家只有他一個人留在這座小城裡。他寄居在姨母家,他的姨父是糖廠的副經理。維克托的父親西吉茲蒙德•列辛斯基在華沙身居要職,母親和涅莉早就跟著父親到華沙去了。
維克托來到警備司令部,走進了敞開的大門。
過了一會兒,他領著四名佩特留拉匪兵向柯察金家走去。
他指著那個有燈光的窗戶,低聲說:「就是這兒。」然後,轉身問他身旁的哥薩克少尉:「我可以走了嗎?」
「您請便吧,我們自己能對付。謝謝您幫忙。」
維克托急忙邁開大步,順人行道走了。
保爾背上又挨了一拳,被推進了一間黑屋子,伸出的兩手撞在牆壁上。他摸來摸去,摸到一個木板床似的東西,坐了下來。他受盡了折磨和毒打,心情十分沉重。
保爾完全沒有想到會被捕。「佩特留拉匪徒怎麼會知道的呢?壓根兒沒人看見我呀!現在該怎麼辦呢?朱赫來在哪兒呢?」
保爾是在克利姆卡家同水兵朱赫來分手的。他又去看了謝廖沙,朱赫來就留在克利姆卡家,好等天黑混出城去。
「幸虧我把手槍藏到老鴰窩里去了,」保爾想。「要是讓他們翻到,我就沒命了。但是,他們怎麼知道是我呢?」這個問題叫他傷透了腦筋,就是找不到答案。
佩特留拉匪徒並沒有從柯察金家裡翻到什麼有用的東西。衣服和手風琴被哥哥拿到鄉下去了。媽媽也帶走了她的小箱子。匪兵們翻遍各個角落,撈到的東西卻少得可憐。
然而,從家裡到司令部這一路上的遭遇,保爾卻是永遠忘不了的。漆黑的夜,伸手不見五指。天空布滿了烏雲。匪兵們推搡他,從背後或兩側對他不停地拳打腳踢,毫不留情。
保爾昏昏沉沉地木然向前走著。
門外有人在談話。司令部的警衛就住在外間屋。屋門下邊透進一條明亮的光線。保爾站起身來,扶著牆壁,摸索著在屋裡走了一圈。在板床對面,他摸到了一個窗戶,上面安著結實的參差不齊的鐵欄桿。用手搖了一下——紋絲不動。看樣子這里以前是個倉庫。
他又摸到門口,停下來聽了聽動靜。然後,輕輕地推了一下門把手。門討厭地吱呀了一聲。
「媽的,真活見鬼!」保爾罵了一句。
從打開的門縫里,他看見床沿上有兩只腳,十個腳趾叉開著,皮膚很粗糙。他又輕輕地推了一下門把手,門又毫不留情地尖叫起來。一個睡眼惺忪、頭發蓬亂的傢伙從床上坐了起來。他用五個手指頭惡狠狠地撓著生滿虱子的腦袋,懶洋洋地扯著單調的嗓音破口大罵起來。罵過一通之後,摸了一下放在床頭的步槍,有氣無力地吆喝說:「把門關上!再往外瞧,就打死你……」
保爾掩上門,外面房間里響起了一陣狂笑聲。
這一夜保爾翻來覆去想了許多。他柯察金第一次參加斗爭,就這么不順利,剛剛邁出第一步,就像老鼠一樣讓人家捉住,關在籠子里了。
他坐在那裡,心神不寧地打起瞌睡來。這時候,母親的形象在腦海中浮現出來:她面孔瘦削,滿臉皺紋,那雙眼睛是多麼熟悉,多麼慈祥啊!他想:「幸虧媽不在家,少受點罪。」
從窗口透進來的光線照在地上,映出一個灰色的方塊。
黑暗在逐漸退卻。黎明已經臨近了。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第六章
古老的大房子,只有一個掛著窗簾的窗子透出燈光。院子里,用鐵鏈拴著的狗——特列佐爾突然狺狺狂吠起來。
冬妮亞在睡意蒙矓中聽到母親的低語聲:「冬妮亞還沒睡。進來吧,莉莎。」
女友輕輕的腳步聲和她那親切熱烈的擁抱把冬妮亞的睡意完全驅散了。
冬妮亞面帶倦容,微笑著。
「莉莎,你來得太好了。我們全家都很高興,因為爸爸昨天已經脫離了危險期,今天他安安靜靜地睡了一整天。我和媽媽熬了好幾夜,今天也休息了一下。莉莎,有什麼新聞,都講給我聽聽。」冬妮亞把莉莎拉到身旁,在長沙發上坐下來。
「新聞嗎,倒是很多!不過有一些我只能對你一個人講。」
莉莎一邊笑,一邊調皮地望著冬妮亞的母親葉卡捷林娜•米哈伊洛夫娜。
冬妮亞的母親也笑了。她是一個落落大方的婦人,雖然已經三十六歲了,舉止卻仍然像年輕姑娘那樣輕盈。她有一雙聰明的灰眼睛,容貌雖然不出眾,卻很有精神,惹人喜歡。
「好吧,過一會兒我就讓你們倆單獨談。現在您先把能公開的新聞說一說吧。」她開著玩笑,一面把椅子挪到沙發跟前。
「第一件新聞是:我們再也不用上學了。校務會議已經決定給七年級學生發畢業證書。我高興極了。」莉莎眉飛色舞地說。「那些代數呀,幾何呀,簡直煩死我了!為什麼要學這些東西呢?男同學也許還能繼續上學,不過到哪兒去上,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到處都是戰場,各地都在打仗。真可怕!……
我們反正得出嫁,做妻子的懂代數有什麼用?」莉莎說到這里,大聲笑起來。
葉卡捷林娜•米哈伊洛夫娜陪姑娘們坐了一會兒,回到自己的房間里去了。
莉莎往冬妮亞跟前挪了挪,摟著她,低聲給她講了十字路口發生的事情。
「冬妮亞,你想想,當我認出那個逃跑的人的時候,我是多麼吃驚啊!……你猜那人是誰?」
冬妮亞正聽得出神,她莫名其妙地聳了聳肩膀。
莉莎脫口而出:「是柯察金!」
冬妮亞戰栗了一下,痛苦地縮作一團。
「是柯察金?」
莉莎對自己的話產生的效果很得意,接著就講開了她同維克托吵嘴的經過。
她只顧講話,沒有發現冬妮亞的臉色已經變得煞白,纖細的手指神經質地擺弄著藍上衣的衣襟。莉莎完全不知道,冬妮亞是多麼驚慌,連心都縮緊了。她也不知道,冬妮亞那美麗的濃密的睫毛為什麼那樣緊張地抖動。
莉莎後來又講到那個喝醉酒的警備司令的事,冬妮亞已經完全顧不上聽了,她腦子里只有一個想法:「維克托已經知道是誰襲擊了押送兵。莉莎為什麼要告訴他呢?」她不知不覺把這句話說了出來。
「我告訴什麼啦?」莉莎沒有明白她的意思,這樣問。
「你為什麼要把保夫魯沙,我是說,把柯察金的事情告訴維克托呢?你要知道,維克托會出賣他的……」
莉莎反駁說:「不會的。我看他不會。這么做對他究竟有什麼好處呢?」
冬妮亞猛然坐直了身子,兩手使勁抓住膝蓋,抓得生疼。
「你呀,莉莎,什麼也不明白!維克托跟柯察金本來就是仇人,何況又加上別的原因……你把保夫魯沙的事情告訴維克托,是做了一件大錯事。」
莉莎到這時才發現冬妮亞很著急。冬妮亞脫口說出「保夫魯沙」這樣親昵的稱呼,使她終於弄明白了她一向模模糊糊猜測著的事情。
莉莎不禁也覺得自己做錯了事,感到難為情,不再做聲了。
她想:「看來,真有這么回事了。真怪,冬妮亞怎麼會突然愛上了他?他是個什麼人呢?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人……」莉莎很想同她談談這件事,但是怕失禮,沒有開口。為了設法彌補自己的過失,她拉住冬妮亞的兩只手,說:「冬妮亞,你很擔心嗎?」
冬妮亞精神恍惚地回答:「不,也許維克托比我想像的要好一些。」
不一會兒,她們的同班同學傑米亞諾夫來了,他是個笨手笨腳的、朴實的小夥子。
傑米亞諾夫到來之前,她們倆怎麼也談不到一起了。
冬妮亞送走了兩個同學,獨自在門口站了很久。她倚著柵欄門,凝視著通向城裡的那條灰暗的大道。到處游盪永不停息的風,夾著潮濕的寒氣和春天的霉味,向冬妮亞吹來。遠處,城裡許多房子的窗戶不懷好意地閃著暗紅的燈光。那就是她所惱恨的小城。在城裡的一間房屋裡,住著她那個不安生的朋友,他恐怕還不知道大禍就要臨頭了。也許他已經把她忘了。自從上次見面以後,又過去了多少天哪!那一次是他不對,不過這件事她早就淡忘了。明天她一見到他,往日的友誼,那使人激動的美好的友誼,就會恢復。他們一定會言歸於好,這一點冬妮亞深信不疑。但願這一夜平安無事。然而這不祥的黑夜,彷彿在一旁窺伺著,隨時准備……真冷啊。
冬妮亞朝大路瞥了最後一眼,回到了屋裡。她躺在床上,裹著被子,臨睡前還思念著:黑夜,可千萬不要出賣他呀!……

Ⅸ 往日不再不能只靠自己為什麼第三個雷沒有路走

不能,因為有雷過不去。
感應式地雷是游戲中一種非常強的消耗物,這種地雷平時可以在一些房子里撿到,比如第一次見莉莎的那個社區屋子。在游戲後期獲得圖紙後我們就可以直接製作這個地雷了。

Ⅹ ps5往日不再為什麼進不去了

因為已經下架
目前官方已經下架了往日不在這款游戲,因為往日不在,這款游戲的在線人數已經很低了,所以已經被官方停服,所以進不了游戲。

熱點內容
為什麼做的涼粉口感不好 發布:2022-06-27 05:22:09 瀏覽:150
蘋果相機為什麼沒有錄制立體聲 發布:2022-06-27 05:21:58 瀏覽:875
安妮嘴巴里為什麼要塞東西 發布:2022-06-27 05:20:38 瀏覽:41
一個女生問自己為什麼把情頭換了 發布:2022-06-27 05:20:34 瀏覽:423
為什麼江西教資報名找不到伺服器 發布:2022-06-27 05:18:56 瀏覽:151
為什麼小廠家飼料便宜 發布:2022-06-27 05:16:25 瀏覽:767
為什麼我微信不顯示廣告了 發布:2022-06-27 05:16:16 瀏覽:560
為什麼我吃很酸的東西很甜 發布:2022-06-27 05:14:53 瀏覽:672
走私手機為什麼包裝盒要分開 發布:2022-06-27 05:14:39 瀏覽:610
淘寶助力為什麼不好使 發布:2022-06-27 05:14:33 瀏覽:61